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肩上是风

记述灵魂的成长,描写生命的历程。

 
 
 

日志

 
 

语言的困惑  

2012-11-03 21:02:18|  分类: 读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读王晓明老师的“三十年集”《近视与远望》,在《自序》里读到这样一段话:

       我早先的文章大多比较长,动辄一两万字,段落也分得粗,一长段一长段的,现在自己看着也累;最近十多年,却是短文写得多,有些甚至很短,千把字就煞尾了。长文大多比较“学术”,虽不喜欢引经据典,排列注释,行文总是很书面,绕来绕去的,一点不爽快;后来的短文在这方面有改进,多用大白话了,但论述的粗糙和浅直,也因此暴露得多。

       对王老师的话,我有这样的理解。

       他早先的文章的确很长,看起来也的确不容易,比如论述张贤亮的《所罗门的瓶子》,论述沈从文的《“乡下人”的文体和城里人的理想》,论述鲁迅的《现代中国最痛苦的灵魂》。但是,在学术圈里,大家都认为他的这些论文写得很精致,有功力。后来的文章看得比较少,去年,王老师在《文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六分天下:今天的中国文学》,在学术界引起不小的反响。但是读起来感觉与他1980年代末的文字大不一样了。论题的确很重要,观察也很敏锐,但是文字不是原来的味儿了,就像他自己说的,“粗糙”了很多。这大概跟他近十年来搞“文化研究”有很大关系。

       以上是就王老师自己的文章的想法。下面是我对当今学术界的一些想法。

       当下的学术界,文章读起来也很累人。但是,他们的文章与王老师当年的文章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他们的文章写得也是很长很长,论述起来也是绕来绕去,但是,王老师说自己的文章“绕来绕去”,可能是觉得自己太过“学究气”,“不爽快”;而他们的“绕来绕去”很多时候却是因为自己搞不清,甚至故意为之。再加上概念的生吞活剥,语言的欧化、译文化,甚至语法错误,句子不通,读起来真是累人得很。有时候觉得,读这样的文章还不如看网上的帖子爽快。

       当然,对于一个以读书为业的人来说,上面的话还是太过绝对了。毕竟,现在的学术体制之下,“学人”们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学术共同体,要想在这样的共同体中发出自己的声音,就必须学会这个圈子里的学术语言。这就要讲究论述策略。这东西是我近来很是头疼的一个问题。老师一再提醒,文章要尽量“理论化”,自己回过头来阅读自己的文章,也往往觉得太过“粗糙与浅直”,如何“理论化”,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做起?

       我的思考,大概是这样。有些人的文章很有理论水平,可能不是因为他们读了多少理论书,而是他们的确聪明,有很高的天分,比方说像谢有顺这样的人,读本科的时候就能在《文学评论》上发论文,能代孙绍振做文章,我想这样的水平恐怕主要不是靠读理论书籍得来的,更多的可能是来自他的天分。但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像我这样资质平庸的人,要想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恐怕之后一条路可走,一方面更多地阅读理论书籍,同时学习别人如何做文章,揣摩别人文章的章法结构。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