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肩上是风

记述灵魂的成长,描写生命的历程。

 
 
 

日志

 
 

《浩然口述自传》读书笔记  

2013-03-30 18:12:16|  分类: 读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浩然口述自传》,浩然口述,郑实采写,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
在这里仅仅记下了解到的一些东西,并写下自己的一些感受。
1.父母。浩然,原姓梁,名金广,河北省宝坻县人,出生于唐山赵各庄煤矿。父亲是一个家境相对较好的农家子弟,后来因为生活道路屡屡不顺,走上了赌博、找女人的歧途,并因此被人打死。母亲出身贫苦人家,但是心境很高,对丈夫和儿子期望也很好,但,天不遂人愿,郁郁而终。浩然在回忆父母时并没有太多的温情,我倒是觉得他的回忆很真实,父亲虽然有才,但是屡屡不顺,而且也不大顾家;母亲虽然心气儿高,有骨气,有追求,但是脾气不好。所以,我看不到浩然回父母的美好感情。倒是因为父母死后与姐姐相依为命,对姐姐的回忆倒是比较温馨。
2.革命。浩然母亲用自己攒下的钱财买了一些地和几间房屋,开始由浩然的舅舅住着,浩然父亲死后,浩然一家三口与舅舅同住,母亲死后,舅舅不愿归还家产,后因共产党干部黎明的出面,浩然才分得了土地和房屋,从此走上革命道路。先是在村里做儿童团团长,后来又入了党,解放后到蓟县团委工作,后来因为经常写通讯稿投给《河北青年报》并被录用,就调到《河北青年报》工作,然后又先后在《河北日报》、中苏友好协会的《俄文友好报》、《红旗》杂志文艺副刊、北京市文联(革委会副主任)等单位工作。
3.婚恋。据浩然叙述,他的生命中共有4个女子,第一个是他还很小的时候,母亲给他定下的娃娃亲,16岁的时候在姐姐的操办下,浩然娶了这个姑娘,但是浩然不喜欢她,一直不与之同房,后来这个姑娘离家出走。在到唐山找工作的路上,浩然遇到了一家刘姓地主,这个地主为人豪爽,喜欢浩然,只有一个女儿,愿意将女儿嫁给浩然,但是,因为已经与别人有了婚约,浩然没有答应。在当儿童团团长的时候,浩然认识了邻村一个叫赵四儿的姑娘,很泼辣,也很漂亮,两人对对方都很喜欢,但是因为赵四儿的父母反对,两人没有走到一起。浩然的妻子是一个老革命干部的女儿,叫杨朴桥,开始的时候浩然对她谈不上喜欢,也不像第一个媳妇那样反感,就结了婚。但是,建国后,在干部中间流行一股与原配离婚的潮流,因为这种潮流的影响,再加上杨朴桥没有读过书,性格又很内向,两人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曾经几次好几次提出离婚,但是都因为杨朴桥的反对而作罢。后来通过共同生活,浩然也发现了妻子的好处——勤俭、质朴,疼人,而且对他很是爱护,夫妻生活也就慢慢地好了起来。
4.创作。浩然对创作的热情来自于他对读书的热爱以及他的浪漫主义的性格。少年时代因为读过几年书,在农村枯燥无味的环境中,他对读书产生了高度的热情,曾经为了买书而花掉了本来准备过年买肉的所有的钱。后来因为给报社写通讯,与一些搞创作的人有了一些联系,因为自己的爱好,加上别人的鼓励,慢慢地走上了创作的道路。但是,他的热情也真的很高,刚开始的时候他碰了很多壁,投出去上百篇文章甚至换不来一个回音,但是,这个人就是不放弃,这一点很值得学习,他一直写,不停地写,不停地投稿,终于换来了他的成功。在他的作品中,我了解的只有《艳阳天》(读了第一部),《金光大道》和《西沙儿女》,后面的也只是在文学史上听说过,一直没读,在上海大学的图书馆里竟然只借到《艳阳天》的第一部,或许可以代表现在浩然在学术界的地位了。
5.记者。浩然的文学道路是从新闻记者开始的,先是给《河北青年报》写通讯,后来到《河北青年报》、《河北日报》、《俄文友好报》等杂志社做记者和编辑,记者生涯给他了解社会提供了广阔的舞台,他也很看重自己的记者生涯,但是,这种看重,主要是从为文学创作提供素材的角度考虑的。在当记者的时候,浩然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就已经表现出来了,例如,他在写一篇报道的时候,就进行了艺术加工,把别人的东西挪到了报道的主人公的身上,并因此被吊销了记者证。
6.农民。浩然本身就是农民,也有很强的农民意识,对农民也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一点不仅表现在他的作品中,也表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作品就不用说了,单说生活。在这本口述自传里面,他着力回忆的大多是农民,萧永顺,他用一个章节的篇幅进行回忆,山东昌乐那一节。也是在写农民。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农村、农民比较熟悉,所以,他对农民更有感情,他的所有作品也都是写农民的。他自己也说,“看来写农村的我比较喜欢,写城市的比较隔膜。”这也是他的局限。
7.作家。浩然很崇拜作家,要不然他也不会花费那么大的力气搞创作,投上百封的稿件,后来在工作上也愿意为了写作而放弃升官的可能,这里面,从他的叙述可以看出,他的写作与当代很多作家是不一样的,他主要不是为了艺术,不是为了生存,也不是为了表现农村,他进行文学创作的深层欲望是为了出名,为了青史留名。他把这看得比升官还要重。所以,他的作品艺术性不会太高,但是也不会全然不顾艺术性。他要想出名,要想发表自己的作品,就必须配合当时的政治形势,看他的作品,几乎是紧贴着政治来写的,所以艺术性不会很高。而且,以他的艺术修养,也写不来具有很高艺术性的作品。但是,他写的毕竟还是文学作品,要发表不能不顾艺术性,不然的话,他直接搞新闻就行了。但是,他对文人气比较浓的作家不喜欢,他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他自己也说,他跟汪曾祺啊、从维熙啊、林斤澜啊关系都一般。但是,对于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作家,他还是心存感激的,比如他念念不忘的萧也牧、巴人。
8.政治。浩然离政治太近了。他与政治的关系不仅表现在他的作品中(他的所有作品都完全贴着政治来写),而且表现在他的生活中。当然,那个时代的作家与政治间的关系都很紧密,但是,像浩然这样的却不多见。特别是在“文革”中间,他与四人帮之间的紧密关系也是学术界对他进行争议的一个重要原因,四人帮一直希望利用他达到自己的目的,浩然说自己虽然也做了一些错误的事情(比如写《西沙儿女》等),但是,他并没有对作家们进行迫害打击,并且还对老舍进行了保护。但这只是他自己的说法,具体什么样我还没有了解过。浩然与政治的关系,也表现在他对一些政治运动的态度之中,从他的叙述中,很少见到对这些运动进行批判的,这一点与很多作家都不一样,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他在这些运动中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打击,另一方面可能与他的政治观念也有关系,他可能在心里就觉得这些作家应该受到批判。在这一点上还表现了浩然的浅薄(这可能不光是他自己),他会为了自己侥幸逃过某个运动而暗自庆幸,一点谴责的意思、批判的意思都没有。
9.家庭。对于家庭来说,浩然应该亏欠很多。但是,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跟他出身农村,妻子又长期生活在农村有关。在他的这本口述自传里面,叙述家庭生活的不多。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年轻的时候,他在城市里工作,妻子在农村生活,一边要劳动,一边还要带孩子,其间的不易很容易想得到,即便是后来把妻小接进城里,他基本上也不大管家庭生活,这从他的生活内容上可以推测出来,白天需要上班,而且还是一个记者,随时可能外出采访,晚上有点时间还想进行创作,哪里还有时间分配给自己的家庭?甚至,他的大儿子正月初二出生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在写他的孩子那一章,虽然他写到在妻子生过女儿无法带二儿子,他帮着带了几天,但是从内容上可以看出来,时间不会长,也不会全神贯注。孩子的手被自行车绞伤了,他都不愿意回家,后来在妻子的要求下没办法才从山上下来,当他到达医院的时候,妻子已经给孩子看过病,抱着孩子在医院等他了。看到孩子没大事,又连夜匆匆赶回山上继续写作。我觉得,在家庭上,浩然欠的太多,但是,从他的叙述看来,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察觉。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