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肩上是风

记述灵魂的成长,描写生命的历程。

 
 
 

日志

 
 

《无主题变奏》阅读笔记  

2013-05-01 21:16:19|  分类: 读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主题变奏》阅读笔记

徐星,作家出版社1989年版

1.      徐星,一九五六年出生于北京。“文革”中举家迁出北京,家中六人分散在全国六地。徐星本人在华北、西北各省流浪。中学毕业后去陕西志丹县插队,两年后参军,复员后在北京烤鸭店做清洁工扫地。后无业。《小传》

2.      补充,1986年开始在北京师范大学和鲁迅文学院读硕士研究生,1989年毕业。1989年发表长篇小说《剩下的都属于你》第一部,1990年获得国际笔会瑞典分会图霍尔斯基(KULT TUCHOLSKY)文学奖,19911996年完成长篇小说《剩下的都属于你》。2003年长篇小说《剩下的都属于你》在法国出版(Et tout ce qui reste est pour toi)(Editions de lOlivier出版社)2003年获法国文化部授予的“文化艺术骑士勋章”。 2004年长篇小说《剩下的都属于你》在德国出版(Was bleibt,ist fuer dich)。《百度百科》

3.      读毕他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无主题变奏》以后,我能感觉到他其实是一个在苦苦地寻觅主题的作者,他似乎很想凝聚为一点,但又总凝聚不成,所以构成了一种特殊的心态。刘心武《序》1

4.      再见到徐星时,我惊讶地发现他口吃得十分厉害,厉害到同他他一次话以后,我同别人再谈话时也忍不住地口吃起来。据说口吃是心理病态的外化,坦率地说,我以为徐星心理上起码是出了一点不大不小的问题。刘心武《序》1

5.      读了他的“创作谈”《决不“拿着豆包儿当点心”》,我深不以为然。我觉得徐星的心理病态在这篇短文中暴露得相当充分。……徐星在这篇“创作谈”中显露出他似乎失去了自信,为什么失去了自信?我想这同他受到了某种刺激有关,为了同这种他其实并不愿意接受的刺激抗衡,他就故意把艺术的价值提升到无限的高度,把无数的艺术大师请出来,令人同他一起发抖。刘心武《序》2

6.      (有一种批评意见),据我所知就是认为该小说有模仿美国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的痕迹。刘心武《序》3

7.      到头来徐星还是有种。只是他的自信和非自信(我暂不用“自卑”一词)扭曲缠绕在一起,弄得他内心好痛苦好游移,因此他竟口吃了,我想这会连累得他笔也涩滞起来的。刘心武《序》3

8.      其实,在我看来,就算《无主题变奏》却是受了塞林格或别的什么人的影响,确有某些可以指辩的痕迹,也不尽不失为一篇好的小说,而且不失为一件好的艺术品。刘心武《序》4

9.      我劝徐星完全可以把心理状态调节得松弛一些,洒脱一些,自如一些,欢快一些。刘心武《序》4

10.  刘心武在《序》里主要是觉得徐星把艺术看得太重了,《无主题变奏》发表以后引起的争议给他带来了心理上的不小的刺激,这种心理上的变化导致了他以后的创作水平上的下降。所以,刘心武的意思大概是希望徐星把心态放平和,看开一些,从容一些,或许才会有好的创作。

11.  小说开头的那首诗什么意思?为什么写这首诗?我现在的感觉是:这首诗交代的是这篇小说或者还可以包括他以后的所有创作的来源,还有他的创作理念。那颗“失去甘美的种子——一粒苦味的核”似乎可以视为徐星少年时代的不幸的人生经历。他是想把这颗“种子”藏在山涧里,让它开花结果,“结一树甜蜜,结一树过去”。

12.  小说开头的两句:“也许我真地没有出息,也许。我搞不清除了我现有的一切以外,我还应该要什么。我是什么?更要命的是我不等待什么。”(1)这两句话其实可以视为这篇小说的“主题”。就是说,“我”在这世界上别无所求。当你将小说读完了你才发现,其实这话是由讽刺意味的,并不是说“我”没有追求,而是“我”不认同当下社会中大多数人的追求,与其与那些人一样追求,“我”宁愿不去追求。

13.  “我”的确有些颓废,但是这颓废的根基在于对当下社会的一种不认同。为什么不认同呢?或许来源于那颗“种子”。

14.  “也许每个人都在等待,莫名其妙地在等待,总是相信会发生点什么来改变现在自己的全部生活,可等待的是什么你就是说不清楚。”(1-2

15.  对爱情,“我”也并不怎么相信,原来还很感动于女友的一番表白(“她曾低声对我说,要是我们分手,那他背后的一座大山就会突然消失,她回过头来,只会看到一片荒凉、迷蒙的原野,自己就像一个孤零零的影子。”3),后来就慢慢淡漠了下来。

16.  “我”看不到“意义”:(1)“我”不喜欢女友的音乐,认为“那他妈太无主题了,无主题还好,无内容,无连贯。”22)不喜欢自己看到的一场电影,认为“那些油头粉面的男女们”将革命演得“太轻而易举了”。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我”之所以颓废,之所以没有追求,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意义”,这个世界就是一支“无主题变奏”曲。(3)不喜欢朋友的诗集,因为他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就像没有他就没有了一切。你是什么呀?你是大屎蛋一个,你像什么呀?像美尼尔氏综合症患者!”4因为“他写的东西,尽是些扯淡话”。64)我不喜欢大学。所以,刚刚上了不久就退学出来,因为大学里都是些“高雅的小娘儿们”。培养的都是像“现在时”这样的虚伪的文明人。还培养“伪政权”这样“粗俗不堪并以此为荣”的家伙。“我想起‘现在时’、‘伪政权’以及我们七〇七房间里其他几位做学问的人,当你问起他们为什么而学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所以然,甚至都没有说为革命什么的。”225)我不喜欢去音乐厅,因为“从广场到音乐厅门口,一路上尽是脂粉味儿,我敢说这帮人没有几个懂音乐的,不过是装模作样附庸风雅罢了。”56)“我”不喜欢所谓的艺术,搞那些东西还不如“玩儿赌点钱的扑克什么的”,免得总是“虚度光阴”。6“艺术”的作用也仅仅在于骗那些嗲声嗲气的姑娘们玩玩儿。(在另一篇小说《帮忙》中,作者不遗余力地将那些搞艺术的人狠狠地讽刺了一下)。(7)“我真正喜欢的是我的工作,也就是说我喜欢在我谋生的那家饭店里紧紧张张地干活儿,我愿意让那帮来自世界各地的男男女女们吩咐我干这干那。由此我感到这世界还是有点需要我,人们也还有点需要我,由此我感到自己或许还有点价值。同时我把自己交给别人觉得真是轻松,我不必想我该干什么,我不必决定什么。每周一天的休息对我来说比工作还沉重。”12也就是说,在“我”看来,那些最普普通通的事情或许还有些价值。而且,“我”更喜欢别人支配“我”的生活,当“我”自己面对生活的时候,“我”就会陷入意义虚无的世界。(8)对自己原来的酒肉朋友老G学习英语,“我”也持否定态度,厌恶她用化妆品,厌恶她带着女人的矫揉造作。在“我”眼里,她的生活也是在“做戏”,没有意义。(9)“我”喜欢“饱经沧桑”、真有学识、有男人的风度而又“矜持”不做戏“超然物外”的老讳。从这一点或许可以看出来,“我”所否定的其实不是“意义”,对真正的意义“我”是欣赏的、肯定的,“我”所否定的是那种“做戏”的“意义”。(10)“我每天想起一点就写一点儿,没主题也不连贯;等写了一把纸头了,就把它们往起一串,嘿!就成了。这叫纸牌小说,跟生活一样,怎么看都成,就是不能解释。”2211)“我”在老Q的安排下再次参加高考,面对的又是这个世界的“做戏”和无意义:题目都是那些僵化的条条框框,“我”虽然都懂,但是如果按照“我”的理解回答问题,肯定不会考上。负责招生考试报名的两个老师充满了荒诞感,对前来报名的学生不是奚落就是嘲笑。(12)老Q给“我”找的帮“我”提高写作的女人在“我”看来其实只不过是一个纯粹为了虚荣而撒谎的人。

17.  “我”跟女友的爱情:(1)喜欢上的原因:性感(在这篇小说中,在“我”的意识中,爱情从欲望开始或许本身就意味着不纯洁)、起初以为遇上了知音(“皮笑肉不笑。”她一本正经地加以总结,“这些就是生活中的全部做戏感。”10),可能就是这个生活的“做戏感”让“我”觉得自己遇上了知音。“我”就一直以为大部分人在生活中就是在“做戏”。(2)为什么厌倦?A“什么不会够?痛苦会够,欢乐也他妈会够!”11这一点倒挺符合幸福的原理。B.更重要的是,她并不是一个像我一样看透了生活中的“做戏”以后,对生活能够“超然”(或者叫“颓废”)的人。“她逼着我干,像她那样干所谓‘事业’”。11就是说,老Q依然希望“我”能像大多数人一样,追求那些在“我”看来根本就是在“做戏”的“意义”。C.“我”这样不知“上进”的男人,自然无法维持长久的爱情。(“你就是没有坚实的臂膀让女人来靠上疲倦的头。:有一天老Q曾用这句诗来和我开玩笑。20

18.  小说里三次提到《伪币制造者》,两次是“我们”分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我”给她讲了这部小说,一次是“我们”分手后,“我”回到家还要从书架上取下这本小说,继续读。这是一部什么小说呢?它是法国作家纪德的一部长篇,这部小说写法别致,没有中心人物,几条线索齐头并进,往返穿插,夹叙夹议,互不相干,又嵌入一个人物的一段日记,记叙他如何构思一部叫做《伪币制造者》的小说。它主要是反映了一代青年精神上的迷惆和苦闷。作者提到这部小说是有目的的。

19.  最后一次见老Q时,“我”差点被车撞死,面对司机以及周围人的叫骂和围观,“我”依然保持超然的甚至是恍惚的神情,对这个世界,“我”几乎完全出离了。

20.  这篇小说其实还是有一个基本的线索的,那就是“我”与老Q之间的爱情,“我”因为她的性感,她说生活中有一种“做戏感”而爱上了他,但是,恋爱之后才发现,她也希望“我”像别人一样追求那些没有意义的充满了做戏的感觉的“事业”,“我”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原则,于是,我们只好分手。其实,我们还是十分相爱的,“我”喜欢老Q的身体,喜欢她的表情,感激她对自己的理解;老Q对“我”也是一往情深,面对着一个“多余人”式的“废物”,她一次次鼓励“我”“要现实些”,要学会“自我设计”,并安排“我”再次参加高考。这样两个相爱的人最后为什么分手了呢?从根本上说,是价值观不同:“我”对现实世界充满了深深的绝望之情,就像在饭店里干自己那种实实在在的能发挥自己价值的事情,不愿意跟别人一样做戏,干一些没有意义的所谓的“事业”。用老Q的话说,“我”的生活态度是向下的。而老Q虽然对现实有些认识,但是依然坚持融入那个自己批判的世界中去。可以说,“我”看起来是神经兮兮的,精神有毛病的,但是,“我”在生活与思想上是统一的,而老Q则有些分裂,一方面认识到现实的无意义,另一方面又不敢脱离这一没有意义的现实世界。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老Q

21.  这篇小说的写作与他揭示的世界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冲突:一方面它将这个世界描述为一个没有意义的世界,叙事主人公也不愿意去追求所谓的意义,但是,另一方面,在更深的层次上,这篇小说恰恰是为了寻找意义,但是,此意义非彼意义、它就是希望通过批判现实世界的做戏与无意义,来达到寻找意义的目的。

22.  再说点这篇小说艺术上的感觉:(1)主要是的老北京的那种贫劲儿。这一点在“我”的生活态度上和小说的叙事语言上都能够找到佐证。“我”的那种生活态度,当然是为了揭示一代青年人生的迷茫与困惑,但是,你难道能说他不带有一些老北京人的那种生活态度?随性随意,追求生活的适性,没什么大的追求,却讲究生活的乐趣。语言上的“贫”就更明显了,那么多的“什么的”还看不出来吗?(2)我怎么从北京为里面还感觉到一些1930年代上海的新感觉派小说的味道呢?这种感觉不是很浓厚,但是有,尤其是在描写那些所谓的文明人的生活的时候,真的有点那种感觉。(3)至于说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没读过,没法说。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