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肩上是风

记述灵魂的成长,描写生命的历程。

 
 
 

日志

 
 

魂归  

2013-09-03 21:54:28|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又读龙应台的《目送》,其中有一篇叫《魂归》的,很让我有所感想。
       那是写她父亲的,她父亲是湖南人,十六岁那年在到菜市场买菜的时候遇到了招兵的,就跟着走了,一走就是七十年,七十年后他的骨灰在家乡湖南安葬,他终于魂归故里。
       龙应台的文章里面说: 来到这陌生的地方,你一滴眼泪都不掉。但是当司仪用湘音唱起“上──香”,你震惊了。那是他与“爱己”说话的声音,那是他教你念“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的腔调,那是他的湘楚之音。当司仪长长地唱“拜──”时,你深深跪下,眼泪决堤。是,千古以来,他们就一定是以这样悲怆的楚音招魂的: 
       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虎豹九关,啄害下人些。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归来归来,往恐危身些……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土伯九约,其角觺觺些……归来归来,恐自遗灭些……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这段古文,我以前没有读过,但是读来很美,那语调的确是湘楚之音,后来查证知道这是屈原的《招魂》。找来读,心中无限温暖。
       龙应台的文章里还有一段话,那感觉能沁入我的骨髓,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力量。文章说:对这山沟里的人而言,今天,村里走失的那个十六岁的孩子,终于回来了。七十年的天翻地覆,物换星移,不过是一个下午去市场买菜的时间。 这话将那历史,那沧桑竟然浓缩在一个下午去市场买菜的时间里,语言的力量太伟大了。不是说她用了这样的句子就有了这样的表达,而是说这样的表达的确给人这样的历史感。
       我于是想到死亡。前几天跟一位同事聊天,说到风水,说到人类学,说到萨满教,说到科学,说到唯物主义。当时忽然说了一句话:“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我们死后是回到祖先那里去了,我们还用怕死吗?我觉得就终极关怀而言,我们要有信仰,这信仰不是科学,不是唯物主义,科学和唯物主义解决不了生死的问题,相反,就是因为我们太相信科学了,太相信唯物主义了,所以我们才怕死,我们才知道死了真的”万事空”了。从这样的意义上来说,王充的”无神论”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东西,我们不信神了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科学和唯物主义并非完全不中用,而是说凡事都有它的界限,都有它解决不了的问题,科学和唯物主义解决不了生死,生死的问题就要交给有神论。
       所谓“魂归”,“归”向何处?我们常说魂归何处?这个”归“字,现在看来,是回到祖先那里去。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死后能回到祖先那里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我们还用对死亡如此恐惧吗?我们在走向人生的尽头的时候还用那样恐惧吗?相反,那时候我们会感到很幸福,因为我们又可以像童年一样在祖辈的呵护下快乐的生活了。
      活着的时候珍惜生命,因为此岸有我们的亲人,与他们在一起,我们是幸福的;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微笑着迎接那一刻的到来,因为彼岸有我们的祖先,与他们在一起,我们也是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