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肩上是风

记述灵魂的成长,描写生命的历程。

 
 
 

日志

 
 

《绝响:八十年代亲历记》  

2014-03-29 13:56:07|  分类: 读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响:八十年代亲历记》,李辉著,北京三联书店2013年版。
1.我好像是一个三十年来走惯了夜路的人,老提防着会遇上什么。——萧乾《这十年》重庆出版社1990年版,第133页。《绝响》第30页。
2.我每见巴金,必有所得。我一向无思想,随风倒,上面说什么,便说什么,而且顺着嘴乱讲。不知真理在何处。一定要独立思考,不能随风倒,那是卑鄙、恶劣的行为。——曹禺1981年10月19日日记,《绝响》第81页。
3.我应考虑重新成为一个新人,把我过去种种虚荣、赞誉与毁谤都忘记,不想有些人在我背后的话,不想过去的荒诞、疑虑、多心、胆怯,追求名声、享受、安逸。——曹禺1981年11月29日日记,《绝响》第81页。
4.我颇不乐。一切事都想不开。希望大解脱早些到来。人生旅途走到极限,一切也只好罢了。——曹禺1985年1月23日致巴金信,《绝响》第82页。
5.丁玲与沈从文的恩怨。丁玲在建国后为什么一直对沈从文不闻不问、甚至落井下石?即便是在她被打成“右派”的时候也是这样。其实,她始终是想以这样一种立场表明她自己的的革命立场。林斤澜曾经给李辉讲过这样一个细节。1960年,第三次文代会在京召开,被打成“右派”后流放北大荒的丁玲受邀参加。会上无人理会她。会后沈从文专门赶上丁玲,林斤澜远远地看到沈从文面带笑容、热情地望着丁玲,明显地表露出一种关切。但是,丁玲始终板着面孔,表情冰冷,显然是不大愿意跟沈从文说话。这一细节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建国后丁玲对待沈从文态度的一个象征。“文革”后,丁玲依然受到周扬一派的压制和打击,但是,周扬依然是文学界最高领导人,丁玲也只能徒叹奈何。为了再次表明自己的革命立场,丁玲没有向一直打压自己的周扬宣战,反而拿“无权无势”、性格软弱的“老朋友”沈从文“开刀祭旗”。在《诗刊》1980年第3期上,丁玲发表《也频与革命》,不点名对沈从文五十年前创作的《记丁玲》进行了严厉批评。1981年又在《文汇增刊》第1期发表了《胡也频》,再次批评沈从文。
6.丁玲创办《中国》。
1)她雄心勃勃,试图走一条类似于“同人办刊”的新路,结果在体制、人际、倾向、个性等错综复杂的诸多因素制约下纵然使尽浑身解数她也只落得身心憔悴,荒原寂寞。创刊仅一年,她便病重不起,于一九八六年三月去世,而随着她的远去,《中国》于一九八六年年底停刊,仅出刊两年,可谓来去匆匆。156页。
2)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随后出版的《中国》杂志上,不同时期受到过批判或批评的作家,在其作者队伍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我略作统计如下——“胡风分子”:如绿原、冀汸、路翎、曾卓、罗洛、彭燕郊、林希,及受牵连者骆宾基、黄树则、邹荻帆等;“右派分子”:萧乾、陈涌、王蒙、严秀(曾彦修)、秦兆阳、流沙河、汪曾祺、李又然、姚雪垠等;“新时期文学”初期受到批判或批评者:遇罗锦、白桦,朦胧诗的代表人物顾城、北岛等,积极支持朦胧诗的蔡其矫......162页。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