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肩上是风

记述灵魂的成长,描写生命的历程。

 
 
 

日志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我们如何实现共同幸福?  

2014-03-29 18:24:34|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我们如何实现共同幸福?

本文作为其中的一部分已经在《城市社会转型与幸福感变迁(1978-2010)》(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出版)发表。

1980年代,我国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经过近三十年的社会实践,这一理论的确极大地刺激了我国的现代化进程,推动了我国经济尤其是城市经济的飞速发展。但是,随着现代化进程的逐步深入,贫富差距逐渐扩大的现实却使得“共同富裕”的目标显得是那样遥远。与“共同富裕”比较起来,“共同幸福”是一个更高层次的追求。富裕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实现幸福,但是,富裕却永远不能等同于幸福。除了物质的满足之外,幸福至少还应该包括文化的平等、人格尊严的平等以及内心世界的诗意与丰盈。

那么,在承认贫富差距尤其是城乡差距存在的前提下,我们如何实现“共同幸福”?因为幸福是一个涉及个体差异的概念,在这里,我们不能也不想探讨每一个社会成员之间幸福感的差别如何消除,我们只希望能够从社会层面上尝试分析如何实现城乡之间的“共同幸福”。从总体上来讲,我们认为,要实现城乡之间的“共同幸福”必须纠正当下对城市化的片面理解,进一步加快农村现代化的步伐,真正落实城乡一体化战略。如果仅仅实现了城市现代化,那么,我们的现代化还远不完善,因为,没有实现中国最大多数人的现代化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完整的现代化。而且,一个良好的城市生态也需要一个良好的农村生态来养护它。具体而言,我们认为以下几点值得考虑。

一、取消专门针对“乡下人”的歧视性社会制度

“乡下人进城”之后,影响其幸福感的因素很多,这里面有经济的,也有文化的;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经济上的差距,文化上的隔阂,很大程度上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改变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两个方面我们放在后面分析。但是,在现实的社会制度层面,我们认为改变起来应该没有那样困难。历史也告诉我们,很多专门针对“乡下人”的社会制度,除了给“乡下人”带来沉重的经济的、文化的伤害之外,对社会发展的作用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巨大。而且,随着社会发展的逐步深入,一些相关制度也已经废除,例如,因孙志刚事件而遭到全国人民一致讨伐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所以,如果要从整体上逐步实现城乡之间的“共同幸福”,专门针对“乡下人”的带有歧视性的不公平的社会制度应该尽快废除,类似的制度今后也不应该再次出现。“只有在一个基本公正的社会里,个人幸福才有实现的可能;只有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成员感到人生存在幸福的可能性,这个社会才有可能被称为是公正的。”[69]

二、投入更大的精力进一步加强农村经济建设

今天的学术界一般认为先前那种以牺牲农村为代价的城市现代化是对现代化理解的偏差,但是,这种偏差至今依然存在。城市现代化单极发展的现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突出。把城市化片面地理解为城市现代化的观念在社会上至今还有很大的影响。“城市化本义是指一国或世界范围城市发展的有规律性的一般趋势,通常表现为城市人口及范围的扩大和城市人口比重的提高。但是这些人口标志只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城市化特征,不能只以这些标志来推断城市化。”“发达国家进入七、八十年代以来,出现大城市中心人口向边缘地区和邻区扩展的现象”,恰恰是“发达国家城市化的继续和广化、深化的表现”。现在“世界城市化的一般趋势是全方位城市化”,而我们的城市化却已经因为“只注重现代化、城市化的外表,因而出现了个别城市人口过度膨胀和过度城市化问题”。[70]有学者已经指出,个别城市的过度城市化应该成为“一个值得注意和预防的问题”[71]

同时,“中国的现代化能不能最终实现,要看广大农村的现代化能不能实现。因此,中国的现代化首先必须是农村现代化”。[72]我们不能仅仅只看到城市的飞速发展,却有意漠视农村生态日益恶化的严峻形势。“目前威胁农业的两大因素,一是来自耕地的减少,所以我国要实行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另一个因素是大批青壮年农民从土地上逃离。农业劳动力转移到非农领域是中国城镇化的必然趋势,随着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还会有更多的人从农村转移到城镇。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种转移应该以不威胁农业安全为最低限度。”[73]我们现在的城市化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依然是以牺牲农业、农村、农民为代价的现代化。在这种城市现代化单极发展的现实中,“乡下人”为了生存就只能“进城”,只要走上了“进城”之路,他们的幸福就只能掌握在城市人手中,这种掌握在别人手中的幸福还叫幸福?

所以,取消专门针对“乡下人”的歧视性社会制度只是一种过渡,投入更大的精力进一步加强农村经济建设,最终真正实现城乡之间经济的平衡,让“乡下人”再也不必为了生存,为了体验别样的人生,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而选择“进城”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如果有一天,中国的农村与城市真正实现了经济上的平等,“乡下人”在农村就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就可以体验现代化的生存方式,“乡下人”又何必“进城”?即便是进了城,又怎么会像今天这样遭受如此的屈辱与不幸?

三、投入更大精力振兴农村教育、保护乡村文明

我们必须承认农村的教育与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进步,无论是办学条件还是师资力量都有了很大提高。但是,在看到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必须面对农村教育日益严峻的形势。生源大量减少使得农村的小学越来越少,很多学校都进行了合并,农村孩子上学也就随之成了问题:面对越来越远的路程,孩子上学的安全谁来保证?城市里有父母接送,农村孩子的父母却都在城市里打工。很多孩子跟随父母到城市上学,城市的学校却总是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将他们拒之门外。同时,面对就业形势的日益艰难,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早早放弃了学业,跟随父母“进城”打工。农村这样一种严峻的教育形势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乡下人”受教育的程度就会永远落后于城里人,在现代化进程的大潮中,他们的幸福必将永远仰仗城里人的“帮助”!

从理论上我们都明白,健康健全的现代化绝不会将传统的乡村文明拒之门外,甚至将其埋葬,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却又真的在做这样的事情。今天的乡村已经没有了昂扬的生命,年轻的血液早已消耗在了城市化的大潮之中。乡村的生态日益恶化,早已不是“浪漫主义的精神家园”。乡村里的传统文化也正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在城市文明车轮的碾压下逐渐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当乡村文明逐渐衰退,城市文明逐渐成为当下唯一的话语形式的时候,对城市文明相对陌生,身体里依然流淌着乡村文明血液的“乡下人”,在面对城里人的时候,只能产生自卑甚至猥琐的心情;相反,城里人在面对“乡下人”的时候则不可避免地带上一种骄傲与审视的表情。这个时候,城乡之间如何实现“共同幸福”?所以,从文化上来讲,为了实现“共同幸福”,对优秀的传统乡村文明必须进一步加大保护与宣传力度,让整个社会都能认识到它们的价值,并且从理性上能够对它们加以接受。如果传统的乡村文明与现代的城市文明具有了同等的社会地位,城里人也就不可能再以文化的优越感审视“乡下人”,“乡下人”也就不会再因为文化上的自卑心理在城里人面前躲躲闪闪。

综合来说,在“乡下人”为了幸福还必须“进城”的时候,我们应该取消专门针对“乡下人”的歧视性社会制度,使他们在城市里追求幸福的时候,不会受到制度性伤害,并能够得到制度的保护。从根本上来讲,我们应该投入更大的精力进一步加强农村的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社会建设,真正落实城乡一体化战略,最终实现农村社会与城市社会的真正平等。在这样的社会中,“乡下人”才能够在自己的家园中自由地追求幸福。在这样的社会中,才能真正实现城乡之间的“共同幸福”。

我们希望这不仅仅是一个梦想。

我们期待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69]高兆明:《幸福论》,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年,第129页。

[70]胡苏云:《逆城市化、过度城市化和城市化》,《人口学刊》1990年第1期。

[71]李良玉:《城市化与过度城市化》,《中国名城》2009年第4期。

[72]卫忠海:《中国现代化的理论与实践》,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275页。

[73]陆学艺:《未来的农业不能靠老年人来维持》,朱启臻、赵晨鸣:《农民为什么离开土地(序一)》,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年,第1页。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